2009-06-07(Sun)

台X獨梗WWW

這是M群聊天時無異提出的台独梗,因為太有點了,所以以六十分鐘的驚人速度將這篇文章迅速趕出來。當然難免有點粗製濫造啦XDDD

──而且不小心還把台X獨雙關了(自重)

為了避免此配對雷人、為了避免政治爭論,我還是低調地淺化此文......政治梗其實是我拿來增加趣味性的,但是還是怕有人過多聯想啦......因為這個梗很有趣,忍不住手賤把它打成一整篇文章了。小說魂滿溢注意唷!



一九四三年,亞洲戰場

「那女孩是……?」路德維希看向戰場另一端,一個突兀的存在。

小小的身影坐在黃沙土地上,默默地以繃帶纏著自己受傷的手腕,雖然身穿軍服、背著沉重的槍枝,但那纖細的身軀以及秀麗的臉龐,無疑顯露出,她只是個少女。

「喔?她嗎?」本田菊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她是我從王耀家奪來的戰俘,小灣,別看她這樣,她打仗起來很悍的。」本田菊說這話時冷冷淡淡地,不過看向她的眼神很複雜,像是冷漠,也像是苦澀。

「女人也懂得打仗嗎?」不以為然地說道,路德維希還是忍不住多看了那個女孩子幾眼。

在他受到的教育裡,打仗這種事情是男人的專利,女孩子只要柔柔弱弱地躲在戰線後方為辛苦的戰士們準備一杯消除疲勞的啤酒就可以了。

但是這女孩似乎……

那張清秀的小臉蛋上,她有著堅毅不拔的表情,這是路德維希最欣賞的戰士神態,但仔細一看,那雙麗眸卻沒有燃燒著鬥智的火燄,反而顯得有點空洞……

路德維希皺了皺眉,大步走了過去。

「喂,女孩!」粗獷的男嗓音,以及突然籠罩住自己的陰影,讓小灣抬起頭,看著突然站到自己眼前的男人。

「如果妳沒有心要打仗,那就回家。」很少和女孩子說話,路德維希語氣有點生硬,他是不忍心看到一個小女孩穿梭在充滿殘酷與殺戮的沙場,戰場的惡劣與坎坷,不是一個這樣嬌弱的女孩能承受的。

小灣用平靜無波的雙眸,淡淡撇了他一眼,默默低下頭,繼續一圈又一圈地纏著繃帶,對路德維希的畫報以沉默。

就在路德維希以為這女孩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同時,一道微弱又柔軟的嗓音悠悠傳出。

「……家?我還有……家嗎?」小灣平靜地說著,「王耀哥哥曾經說,我是他的家人,但是他還是把我送給了本田先生……」

「……」路德維希沉默了下來,這段故事他有耳聞,當時這女孩子曾經做過很多反抗、但不論留了多少血、多少淚,她最終還是被本田菊束縛著,逃也逃不了。

他不想批評自己的盟友,但是本田菊……身為二哥的他,應該是疼愛著這個女孩的,不然不會為了這個妹妹與自己的大哥反目。

只是,他的愛也太過沉重了。

這個女孩子根本不適合打仗。

「妳不該上戰場的,這裡不適合妳。」路德維希說。

「可是我得打這場仗。」小灣抬起頭,眼神充滿悽楚,「本田先生說了,只要我幫他打贏這次
的戰爭,我、我就可以成為他的家人!我可以的!我想有個家、我想得到幸福!」

「如果如此真能得到幸福,那妳為什麼一副要哭的樣子?」路德維希蹙眉,硬聲打斷了她的話。

他無法確切理解她的願望是什麼,但是,他知道幸福不是哭喪著臉就能得到的。

小灣咬緊雙唇,原先想隱藏的痛苦與哀愁在也無法掩飾地顯現在臉上。

妳也知道吧……就算贏了這場仗,妳還是無法真正地、永遠地成為本田菊的家人。

路德維希嘆氣,蹲了下來,厚實的手掌揉揉小灣那細柔的黑長髮,對於這個堅毅的女孩,他的語氣也不自覺放柔了,「妳不需要成為誰的家人,」他說,「不屬於王耀、也不屬於本田菊。」

小灣愣住了,像是聽到了從來都沒有想過的話。

「妳可以自己建造一個家,一個屬於自己的家。」

──台灣。


一九四五年 亞洲戰場

可惡……已經到極限了……

阿爾弗雷德那傢伙的參戰,讓戰局有了明顯變化。

滂沱大雨沖刷著殘破的沙場,黃沙上的血跡卻像是深深浸染過一樣,再大的雨也沖刷不去那暗紅的色澤。

路德維希勉強自己仍昂首挺立著,像個軍人一樣。

他的鮮血自全身上下每個裂口汨汨湧出,再隨著淌流的雨水染過他那身已經難辯顏色的紅褐斑塊軍服。

眼前的敵人在他眼前獰笑著,端著刺刀,一步一步朝他逼近。

而他呢?他的武器已經折毀,靜靜橫躺在身邊的沙地上。

只要拿下他,這場戰爭就結束了。本田菊那邊……阿爾弗雷德不可能會放過他的……

軸心國的榮耀,已經結束了。也許,是時候該……

「放棄是那個教我堅強的路德維希該做的事嗎?」柔柔嫩嫩的嗓音在嘈雜的戰場上,卻清晰地傳入他的耳中。

路德維希身軀大震,不敢置信的目光穿越戰場,落在遠處那抹如火焰般的身影上。

在滂沱的雨勢中,那抹紅色的烈焰卻無法被澆熄,那是一個美麗而耀眼的女戰神。

紅色的軍服讓人無法辨認出那是原色或是血跡……

「快走!!」如同野火蔓燒一般,小灣迅速而猛烈地奔上前,手上刺刀一挑一翻,隔開了因為女孩子出現而呆愣中的敵人,剛剛還握持著戰鬥武器的柔夷堅定地抓住路德維希的手腕,將恍神的他硬是拉出包圍圈。

他們在狂驟的暴雨中奔跑著,雨水如幕簾,讓人視線有點模糊,不過前方那個女孩的背影,路德維希卻看的如此真切……

「快走啊!你不是說,永遠不要放棄嗎?」雨聲嘩啦啦,但是小灣責罵的聲音卻清楚地響著。

「我剛剛沒打算放棄的!」路德維希喊了回去,不過馬上有小聲地補了一句「我剛剛……是打算與他們同歸於盡。」

這種話現在說起來似乎有點奇怪,不過他說的不大聲,前面的女孩應該是聽不到的……

握住自己的柔夷突然一緊,路德維希馬上推翻自己上一秒的想法。小灣的耳朵真好……

「想逃去哪裡!?」前方唰唰唰閃出幾條人影,一臉兇神惡煞地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小灣緊急停住腳步。

後方的路德維希敏銳地跟著停下,及時免去撞上小灣背部的尷尬情況發生。

「可惡……」小灣橫身擋在路德維希面前,握緊手上的刺刀,擺好迎接戰鬥的姿態。一雙眼睛掃過迅速行成包圍圈的敵人。

路德維希轉過身,背部貼著小灣的,雖然赤手空拳,但是保護身後的女孩意味濃厚。

不過敵眾我寡,而且,光憑他們兩人又能撐多久呢?大家都心知肚明:

他們落敗,是遲早的事。

「我們會不會在這裡壯烈犧牲啊?」路德維希突然揚起一抹笑意,明明身處險境,他還是忍不住開起玩笑。他平常不會如此的,不過他就是很想看看,身後老是一臉愁苦,比他還嚴肅的女孩會不會笑一笑,這或許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不要胡說八道。」冷冷的聲音傳來,「我們還有投降一途可走。」

「真驚訝,妳不是不准我放棄的嗎?」眼神注意著敵人的動向,危急時刻路德維希臉上的笑容
讓敵人警戒得不敢妄動,這真是個美好的誤會。

「與其你死,不如活著。」小灣一字一句說著,堅定的語氣透過背心,像是要深深地打進他心裡,「有時候,死亡才是真正代表放棄。」

活著,有時候比選擇死亡還更需要勇氣。

「……沒錯!」路德維希莞爾,「如果,我們這次能活下來……」

「那麼,你一定要好好地看著我,注視著我。」如果不是背對著,路德維希就會看到,此刻小灣眼神充滿奕奕光彩,「我會成長的,我會真正成為我自己。」

路德維希愣了一下,隨即大笑:「好!」

他們兩人同時分開,沒有回頭看對方一眼,沒有任何遲疑向著眼前的敵人發動攻擊!

說好了……如果,能活下來,那麼……就要好好地看著彼此,永遠記得這次戰火中,這份曾經生死與共的感情……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凌亞

Author:凌亞



☆自介

網路身份是「凌亞」二字。

如果在網路上看到這二字,那九成是我沒錯。活動範圍為論壇L&P、M群(共10個)、鮮網。剩下那一成,就是純屬巧合了♥

☆注意

關於此部落格,主題為APH。內容含腐向,由於作者本身不甚自重,所以得謹慎服用。再者,由於話題敏感,所以參觀者必須得是詳閱過:

APH網路禮儀推廣

此外推一個
中文搜索


☆近況:

無止盡的修羅地獄

無止盡的填坑地獄


☆其他:

主修日爾曼&亞細亞:

♥本命──

普X德X普(此乃我的王道)

灣X日X灣(靠他們來治癒

♥其他萌配對:
海戰組(英X西X英)、米英(不可逆!!)
北歐夫婦、挪X丹
台X獨(咦?其實是灣德啦!!XD)、菊X朝
普X英、列X瑞(妹樣萬歲!!)

!地雷:
露X普、阿花夫婦(其實是お花不過我以前看成あ,然後叫上癮了)、耀X灣(不好意思三次元因素!)

最新留言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類別
最新引用
音樂
我家的寵物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來訪人數
簡易留言
Plurk